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女友阿霞
女友阿霞
室内漂浮起一股淫荡的气息,这是因为阿霞的到来。阿霞总是把这样一种味道带进我的房间,我厌恶地皱起眉头,把她推离我的怀抱。


  怎么?不喜欢我新买的香水?她奇怪地闻了闻自己的腋下。


  我头疼。我说。


  我没有女朋友,你看我有这样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但我却没有女朋友。陈金路说你这简直是资源浪费,不如先借给我住吧。我没有同意,我知道我一但把房子借给他,这里马上会变成一个淫窝。


  我想我之所以没有女朋友,是因为阿霞一直缠着我。


  你看,她今天又来缠我了。外面冰天雪地,她却只穿了一件薄的针织衫,胸前的乳房把上衣撑得盖不住肚脐。但就是这样,她还在嚷你的房间怎么这么热。


  我说,你还记得晴吗?


  什么晴?不认识。我想知道的是你这里怎么这么热。


  你好好想想,她和你初中时一个班。


  我想把衣服脱了,这里太热了。阿霞说。


  随便吧你。我说。


  你一定不会想到,阿霞真的脱了上衣。她没有带乳罩,这让我大吃一惊。她的白花花的乳房在胸前晃来晃去晃得我头晕。


  我说你这是干什么?


  我热嘛,你摸,我身上都出汗了。


  我真的佩服阿霞的勇气,她竟敢拿起我的手,放在她的惨白的乳房上。


  真想不到。我裂了裂嘴说,原来这里也会出汗。


  你讨厌!


  阿霞竟然撅起腥红的嘴唇斜了我一眼。你知道一个人要是没有表演天赋的话,最好收起表现欲。因为她的某些姿态会让男人心惊胆颤。


  后来我还是决定捏一捏阿霞的乳房。可以告诉你,这是我第一次摸阿霞的乳房。以前我赖得摸她,虽然我身边没有一个女人,但我也赖得摸阿霞。但那天我摸了,我想好呆阿霞也追随了我这么久,陈金路一直告戒我不要资源浪费。


  但我绝不是第一次摸女人的乳房,我第一次摸的乳房是我姐姐的,这事我以后再告诉你。


  阿霞在我开始捏她乳房时,鼻子里发出奇怪的声音。她烂泥般瘫在我怀里,闭着眼哼叫着。


  真的假的?我怀疑她在作秀。


  讨厌,人家兴奋嘛。快快,别停啊。


  我不得不继续我的动作,阿霞嘴里的热气喷到我的脸上。亲我,她说。我看了看她发亮的嘴唇,她大概把一管口红都抹上了。她的嘴微张着,舌头在嘴唇的边缘游走。


  我后来还是下定决心亲她。既然乳房都摸了,干嘛不亲呢?


  说实在的,阿霞的唇很性感,两片唇湿润柔软,贴上去舒服极了。阿霞把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去勾引我的舌头,我用牙齿狠狠地咬了她一下。


  哎哟,你要死啊。阿霞吸嘘着嘴。


  我哈哈大笑。我想我可能有施虐的倾向,我咬了阿霞的舌头,你知道我真的很快活。


  阿霞一下子向我扑过来,让你咬让你咬,她娇嗔地叫着,双手撕扯我的衣服。


  你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气,也许她心里还在暗暗高兴,她终于找到了扒掉我衣服的借口。


  我想算了,让她扒吧。谁让我咬了人家呢?


  阿霞把我扑倒在沙发上,很快把我脱了个精光。我看到自己的阴茎骄傲地挺立在身体中央。你敢咬吗?我对阿霞说。


  我知道自己的心理很肮脏,我喜欢看一个女人舔我的阴茎,只有舔了我的阴茎,这个女人才真正被我征服了。你知道阿霞是肯定会舔的。


  我怀疑阿霞没有钱买高档口红,我的阴茎在她嘴里只吞吐了一下,就已经粘上了红红的唾液。我说阿霞你看,我已经不是处男了,我被你破身了。


  阿霞还是懂得幽默的,她把我的阴茎吐出来,张开嘴哈哈大笑。我的阴茎在她的嘴边孤独地挺立着。


  阿霞说你怎么不脱我的衣服?


  我说要脱你自己脱。


  阿霞瞪了我一眼,脱了自己的裤子。她的屁股又白又大,这让我连咽了好几个唾沫。我唯一对她不满意的是她的阴毛太茂盛,我不喜欢阴毛太多的女人。你知道我很小的时候,和母亲躺在一个被窝里,趁她睡着时,我的小手曾伸进她的内裤。她的阴毛就很多,还硬,到现在我依然能感受到那种扎手的感觉。


  阿霞重又去吃我的阴茎,她把屁股掉过来,冲向我的脸,我知道她要干什么,她想让我舔她。你说我能舔吗?


  我才不会舔,我闻到阿霞的下体有一股尿骚和香水混合的味道,难道她在这里也洒了那种让人头晕的东西?我用手扒开她的下身,她的下面还算干净,阴毛掩映下的阴唇是那种粉色的,阴道口已经有些亮晶晶的粘液了。阿霞用力向下坐她的屁股,想让我的嘴唇与她的阴唇接触。同时她买力地上下晃动她的头,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不住的吐吞,以激发我的性欲。


  我有性欲,但我不愿意舔她。我眼看着她的阴唇向我的嘴唇一点点接近,不得已,我只能竖起一根手指,突然插入她的阴道里。你知道什么叫急中生智。


  阿霞痛苦的啊了一声。


  我感到一阵快感,我说过我有施虐倾向。


  阿霞掉转她的屁股,然后用媚眼盯着我说,你急什么?


  我一直以为阿霞是做爱老手,因为我感觉她好象熟悉一切做爱程序。你知道我不是第一次做爱,我知道女孩第一次坐爱是什么模样,但我怎么想也想不出会是阿霞这样。


  阿霞边用抹着劣质口红的嘴亲我的脸、脖子和胸膛,边用一只手在我的浑身上下游走,同时她的另一只手抓住我的阴茎,在她的下面蹭了两下。我猛地一挺屁股,阴茎直刺进她的阴道。


  啊~~~~~


  我这次真的感觉到阿霞的痛苦,她的眼睛里好象涌满了泪水。我的天,我简直无法想象阿霞会哭,阿霞怎么会哭呢?


  阿霞疼得夹紧双腿,不让我有任何动作。你想,我在这种时候能停下来吗?


  我用手抓住阿霞的两条腿,用力把它们分开,阿霞说轻点,求你了。你知道我听到她求我的话,我心里多愉快。我才不管她求不求,我只要自己快活就好了。


  我把阴茎抽出她的阴道,然后又猛地刺进去。


  啊~~~~不行了,我不干了。


  我如法炮治,又刺了一下。


  啊~~~~~


  阿霞的表情真的有些可怜了,眼泪从紧闭的眼睛中挤了出来。我想算了吧,也别太让她痛苦。


  于是我开始正规的做爱动做,你知道这个动作极度枯燥,我总是感觉这象农村的压水机,反复的下压只是要把水抽上来,而真正的快感其实是在井水喷发的那一刻。


  我知道自己要喷发了,我能感觉到一股热流已经挤满了我尿道口,我的腰部开始发麻,我知道我要不行了。


  终于,我喷了。


  你知道我是喷在阿霞的身体里的,我当时没有想到,这可能改变我的命运。


  后来我发现我的阴茎上粘满了鲜血。不会吧,我说,你不会是处女吧。


  阿霞不理我,她的脸上依然有泪水,她说你他XX的干嘛这么狠呀!疼死我了。


  我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是处女,这是你的口红。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