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人妻  »  大家的狂欢
大家的狂欢
活动前一天,小A跟阿正就去把cos的服装拿回家了,前一晚老婆大人就有先让我尝鲜过过乾瘾,只是没全副妆发,还是少了一点乐趣性,不过我还是幸福的发射了两次,导致隔天我有一点弱= =……隔天一大早,某D这个好色鬼率先提早点来按门铃了,午饭过后人才慢慢齐,女人们就先在房间准备,男人们则很努力掩饰内心的亢奋,玩游戏的玩游戏,聊天的聊天。

  睽违许久,终於房门缓缓开起,老婆大人富足气势的走出来,循着红毯走到大家面前(红毯是某D的主意),有样学样的模仿起超级名模走秀,转了几个圈,摆了几个POSE,让男士们在一旁叫好,某D老司机还掏了钱要塞,一整个专业,而这小丑举动让老婆大人也噗差笑了出来。

  然后邀请他上前,让他替自己解开身上的束绳配件,就在某D替老婆大人解绳结之余,我在一旁仔细端赏,阿B在一旁夸赞大嫂很漂亮穿这套很适合,但我却不以为意,因为我觉得老婆大人没有把不知火的精随穿出来,至少我认为地不知火,那臀跟胸是重点,虽然老婆大人该露的都不客气的露了,但我觉得她太瘦了(相对不知火的形象)胸小了点,臀瘦了点,腿细了点,而且……我继续想要评论,被某F打断,他笑说大哥真的太严格了……应该给大嫂多一点鼓励(我OS:好让她喜欢cosplay给你们看对吧~ )「嫂子,屁股上这刺青……?」某D注意到了屁股上的刺青,而也终於有人问了,老婆大人照本宣科的回答,阿正在一旁搓手有点不安的样子,大家听了其实反应没有很大,某D听完更是拍了老婆大人的屁股一下,我隐约地感觉到阿B跟某F偷偷瞄我,而我只是笑眯眯的,默许他的行为。

  小T跟小A拿了扇子跟红雨伞从房间出来,阿正则到餐桌去把相机也备妥,大家就到旁边去看他们拍照,一个姿势一个姿势的换,大夥是看得津津有味目不转睛。但可能因为是第一套,大家还不太懂规则,小T跟小A又很故意,拍完预先想好的姿势后,就牵女主角回房间去,而大家也以为露点什么的没这回事,大概已经很满足了吧?

  大家回到沙发区去休憩,讨论起老婆大人刚刚的表现,其实他们对老婆大人的赞美都还蛮收敛的,收敛到我都觉得有点虚伪,於是我隐约地提醒他们,老婆大人希望他们也能融入到脚色当中,先忘记coser是大嫂这件事。

  过了半个小时有,第二套终於登场,老婆大人走到台前,我不由得比了一个大拇指称赞,因为这套真的很好看,虽然DVA的造型是包的紧紧的,但过於紧贴的连身服,让老婆大人纤细有曲线的胴体清楚的呈现,胸前两颗葡萄乾更是巧妙的点缀了整套服装,老婆大人的身材又与DVA的形象相似,头发长度更达腰际,带个DVA头饰品恰似兔耳朵,好不可爱

  老婆大人在我们面前摆个POSE大家脸都红了……没错,他们不知道是哪弄来的这套,紧身的过份,骆驼蹄吸引住大家的目光,而老婆大人发现大家都在注视她的私处后,她很技巧的用Ya手势食指与中指轻摆在妹妹上,大家看了是一片狼嚎,大喊受不了。

  台步走完后,照惯例开始拍照,任何可以清楚端看骆驼蹄的POSE,全部都是阿斯阿斯声伴随。

  就在我有想要摸一把老婆大人屁股的念头时,某D贼头贼脑的钻来我旁边,问我能不能……摸。只是他说的不够小声,我还没回话,老婆大人就说:想摸吗~过来呀~

  大嫂都这样邀请了,某D身先士卒的上了,一大手掌就摸在老婆大人的屁股上,另一只手掌也随即上去,摸着浑圆的屁股,老婆大人用跪姿扭着臀部逗着对方。其他的家伙看某D摸得很爽,很想上去,又怕着我,我只好主动的跟他们示意,他们才一个一个的慢慢上前去加入某D,小T在一旁看了也喊修,说她也要,跳着就挤入人群。

  老婆大人用着跪趴姿势,全身上下数只手摸透,是谁的也分不清,两腿被越摸越开,小穴与葡萄乾带来的快感让她有点受不了,很努力的拱起腰身,呈很诱人的U字型。

  小A羞红着脸待在我旁边,跟我一起欣赏这诡异又淫糜的画面。

  老婆大人的呻吟声慢慢地越来越大,从带有优雅而挑逗的轻吟到带有一点哭腔,我才出声制止大家。大家陆续回到原本的位置,剩下老婆大人翘着屁股上半身趴在桌上,留有阴部明显深色水渍被小A跟小T搀扶回房间。

  大家又回到沙发区,不发一语,大家搭着帐篷各自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。过了许久才终於有人开了第一句话,气氛才稍微正常一点。

  一段时间后,房门再度打开,小A探出头,挥挥手要我进去,我带着疑问进了房间,看到老婆大人已经换上那套致命的岛风装,我不禁脱口而出:……挖靠……

  这声哇靠,就是女人叫我进房的原因,因为他们觉得有点太超过了,他们借的这套的上衣很短,这还不打紧,那丁字裤才是我看傻的原因,根本就是还原度100% 的小丁,屁股办完整露出是小丁的浪漫,但连阴部都快遮不住是怎样……

  我一整个欣赏得入神,小T在旁边嘲笑我说:就这样出去啦,你看大哥都看到出神了,哈哈。我看了一眼妆发妹妹,她说这个尺度真的……(PS这里我突然发现妆发妹妹也挺漂亮的……)

  我当下真的很想清场,狠狠跟老婆大人痾不是,是跟岛风妹妹来上一发。

  老婆大人看我帐篷搭的老高,自信都来了,决定一不作二不休,就出去见客了。

  果然客厅一阵欢呼,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嚎叫,各种干声此起彼落。

  我尾随着小T小A出了房门,看到连阿B都晕了,眼神完全被老婆大人吸引住,连我回到他旁边他都没搭理。

  到了POSE摄影时间,别说是他们,我都快忍不住,真的好想跟这个岛风妹妹推一发老汉推车,大家也一直喊受不了。

  老婆大人整个开心得花枝招展心花怒放,开始摆起一些很18禁的姿势,还逗弄某D上前摸,某D一上前,大家这次也没再慢的,又围住岛风妹妹,岛风妹妹被大家摸的姿势换来换去,好让想摸特定部位的人可以得逞。

  看来又有人摸到小穴去了,因为熟悉的呻吟声又出现了,场面比上一套还疯狂,隐约的我看到某D拉着一只手放在自己裤裆上抚摸,是岛风妹妹纤细戴着白手套的玉手,这只手一开始还被牵引着,后来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,很主动的抚摸着,而失控的可不只这个举动。

  老婆大人的上衣已经被翻到胸部以上,两粒奶(也才小C……)被揉来柔去另一头,阿正很自肥(后来他说是保护老婆大人)的待在老婆大人翘高的屁股后,挺着帐篷让老婆大人的阴部顶着帐棚顶,扶着腰让两人私处紧贴,从我这角度看像极了两人在交媾。但还说是保护老婆大人呢,怎么一会儿就变其他人模仿他的动作去了?

  我凑上前看时,正是某F挪动着自己的帐篷凸起,另一手拨开小丁,顶着小穴在磨蹭,湿漉漉的小穴淫水横溢,男士们的裤裆都湿一片,连阿B的都湿的……

  场面还真不知道怎么停下来,看大家帐篷都想塞进小穴里了,我出声制止大家,也花了一点功夫大家才甘愿退出来,留下凌乱不堪衣衫不整的老婆大人,看上去就像是被强暴过一样趴在桌上喘气。

  过一会老婆大人理智慢慢回来后,端坐在桌子上看着大家,我看出她饥渴的欲望正在燃烧,某D也在一旁说忍不住,老婆大人说忍不住现在打给她看,某D不肯,老婆大人生气的上前,说没理由大家看免钱的她却想看没得看,大家是面面相觑,我只好出声要她不要为难人,就挥挥手叫小A把老婆大人带进去。

  女人们进房后,外面的大夥有点尴尬,提着枪跟对方说话总是尴尬,所以喝水的喝水,上厕所的上厕所,各自去瞎忙了一下再回到客厅,妆发妹仔提了带来的工具箱从房间出来,老婆大人在后面跟出来,我问他们怎么还穿着服装?老婆大人才说:上次你不是说……要等你吗……

  老婆大人这一说我立刻明白,但还是假惺惺地问那卸妆之类的怎么办,妆发妹妹说她有教小A该怎么弄,都不是太难。

  我也跟着送妆发妹妹出门,老婆大人经过大家时,大家都目不转睛地欣赏着。

  关起门后,老婆大人拉着我要进房去做家事(她已经快要烧起来了)但总不可能让客人们在外面,然后主人公自己进房打炮吧,总得先打发他们。其实时间也七八点了,於是阿B跟某F很识相的就先告辞了,小T也跟着他们一起走,剩下某D还不肯离开(这个家伙真的无法抗拒美色)所以老婆大人乾脆就留他下来吃晚饭。

  晚饭吃完时已经九点多了,在这之前与大夥离开的这期间,老婆大人跟某D的互动很多,毕竟老婆大人明白他留下是为了自己,於是不避讳的让对方吃吃豆腐,甚至挑逗对方。

  我看两人玩得很开心,想说既然今天是福利日,不如就给这色小子开心个够,於是我就提了要阿正跟我一起跟我出门买晚餐,顺便去特力屋一趟买我观景鱼缸(我最近的兴趣)要用到的东西。阿正支支吾吾,小A也吞吞吐吐,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於是就问了老婆大人跟某D:「你们两个乖一点,我不在不要胡搞瞎搞,听到没有?」老婆大人笑眯眯的点头。

  某D则虚情假意的问他要不要一起来帮忙。没怎么搭里他我们就出门了,留下小A当纠察队。

  接下来就是后设描述(自老婆大人与小A):

  我们出门后,老婆大人与某D一开始还乖乖地在客厅看电视,小A则在餐桌研究妆发妹妹教给她的一些化妆的东西。

  才过没多久,老婆大人就唱高调问某D,说之前不是要教她一些东西(关於电脑的)然后两人一搭一唱就要进书房,小A听了都想笑,吆喝着:你们两个想搞什么花样?小心大哥生气哦~

  「他不会生气啦~我们会乖乖」老婆大人边笑边走进书房,某D尾随着进去。

  会乖……才怪……一进房间,某D就把老婆大人……阿不是,是岛风妹妹压到墙上,岛风一阵娇喘,说了:「干嘛~我是你大嫂,你吃错药了?」某D回答:

  你是岛风,不是大嫂。说着,食指中指并成剑指,轻轻划过她的阴唇,接着毫不客气的就揉了起来。这么大胆又有侵略性的动作,立刻征服了饥渴的老婆大人,她翘着屁股随着对方的动作呻吟,手不自觉的摸去那硬起的棒状物,熟练的掏出来套弄。两人默契悄悄地展现,揉着揉着,棒子被引导到小穴附近,隔着薄薄的小丁,彼此磨蹭着。此时两人都闪过交媾的念头。

  这不是某D第一次有机会干到老婆大人,他大可挺腰先爽,后续的事情再慢慢担心。而这次,老婆大人感受到对方实在忍不太住,隔着内裤,越磨越深入,她感觉前段头已经进来了,此时她早已兴奋的门户大开,就算是完全没经验的处男也可以轻松进入,她双腿与小穴一夹,某D娇喘了一声,让老婆大人更确定某D已经进入,她忍着快感,推了对方小腹,回眸看着某D,咬着下唇,摇摇头。

  这么柔弱的抵抗,其实只会让男人更加欲火焚身,这次某D真的忍不住,他左手从老婆大人腰际上离开,去拨开小丁,此举吓坏老婆大人,她看着对方动作,赶紧翻身,握住肉棒直喊:够了,够了。接着快速套弄,希望藉由套弄缓减对方精液冲脑的情绪欲望。

  都进展到这样,老婆大人还能翻身抗拒,让某D稍微煞了车,但火还是在头顶上,他站上前,将棒子对准老婆大人小穴与双脚形成的三角空间,慢慢地推进去,老婆大人感觉到热腾腾的肉棒顶着小穴与大腿内侧,很配合的前后摆动着腰由於两人有身高差距,老婆大人非得稍微垫脚,否则肉棒往上顶的力道太过强烈,但随着阵阵摩擦快感,她腿也越来越软,快感就更加强烈了,一次两次某D尝试想调整肉棒角度,都被老婆大人阻止后,他明白最多只有这样,也就不再尝试偷渡了。他们换了姿势,从背后来,老婆大人努力夹紧双脚让三角空间可以更紧密的包覆肉棒,两人的呻吟深交织成偷情的乐章。

  小A来门口查看,竟然听到里面发出此等不祥之声,立刻开了门,看到的景象就像是某D正用背后式干着老婆大人,她吓得腿都软了,大声斥喝两人。两人虽然吓到,但也没怎么停止动作,这让小A急得像是抓奸的女孩一样,冲上前要推开两人,两人被推开后,小A一直大吼大叫,某D跟老婆大人急忙解释,说并没有「违规」,只是在外面。但小A完全听不进去,直说这下子完蛋了等等两人把衣裤穿好,三人就僵持直到我们回来。

  一开始我跟阿正一头恶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看到小A满脸泪水,阿正先把小A带去房间,我则留下来了解情形。

  两人一五一十的说了事情经过,甚至还摆了姿势(我想这点是老婆大人故意的,她知道摆姿势能起什么样的作用)

  听完两人陈述,我要他们坐在我面前,我也拉了椅子坐下,首先我表明了我不反对他们私底下这样互动,但今天这样是太超过了,即使没有打破界线,但是这样子也不应该,更何况某D还是已经忍不住想督了(他跟我坦承他的确是想要督进去了,被老婆大人阻止,但同为男生我觉得是合理的,面对这种无极限的诱惑,想督才是男人,所以我没到非常生气)

  我藉此念了某D,说我放心让老婆大人跟他们私底下互动,就是因为我知道老婆大人懂得煞车(相对其他大部分女生)但煞车这种事情也可能半推半就,所以你们也应该谨守本分,不应该是今天这样,如果大家都保证可以克制,就算让老婆大人跟大家都玩到这样程度我也可以,但问题是这种程度,太容易一发不可收拾,就算这次忍住,一次两次,总会有忍不住的时候。

  骂完某D,我也得教训我的内人,我要她跪来我面前,我显得口气更重的骂她,说她不应该仗恃着大家对我的尊敬,就毫不顾忌的戏弄大家,非得要他们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才罢休,适度的准则之下,她在淫荡我都没有意见,我就喜欢她这样,但踰矩了就没有情调可言。

  我当下口气一度很凶,老婆大人被我骂到哭了,她这一哭,我整个无法承受,我没办法承受老婆大人的眼泪,已经交往这么久了我还是无法承受,心马上就软了。

  我将她扶起坐到我身上,她趴在我肩膀上继续哭,难过感由心而生,我挥了挥手要某D先出去。然后我让老婆大人好好地哭了一阵,才帮她擦乾眼泪。接着我问了第一句话打破沉默,我问她知不知道今天太超过了?她点点头。

  我说今天我之所以允许她这么大尺度的玩乐,单纯只是想提前慰劳她接下来要辛苦很久,想说就让她好好的玩上一次,今天她是我老婆,而且怀了我们的孩子,但我的观念里肉体还是她的,她想跟谁交合,从以前我就告诉过她,我管不着,但是有一点,一但她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形下做了这件事,那么她就做了不尊重我这个情人的事情,这份不尊重,是可以毁掉一段感情的不尊重,在我的爱情观,不尊重一份感情,比肉体上的出轨还可恨,这点她懂,但我还是在申明了一次。

  这是我比较与众不同的爱情观。

 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,边哭边跟我道歉说她知道,很对不起惹我生气。我怕她又哭到无法收拾,就赶紧安抚她,把话题转到今天的COS的心得上,她花了好大力气整理情绪,才终於能跟我讨论当天的内容。我猜大概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吧?最后她抱着我说:我爱你,老公。

  我们回到客厅,看到某D掩着鼻子坐在客厅,看我们出来,立刻站起来叫大哥,然后低着头。

  阿正坐在一旁也站起来,然后挥手示意某D,某D举恭跟我们道歉。

  我问他干嘛呜着鼻子,原来,他被阿正打了。

  我要某D先回去,然后跟阿正说我再找时间跟他说明,要他先去包火锅回来给大家,刚刚买回来的饭菜凉了,明天再当午餐。随后我到房间去找小A,跟小A说明了刚刚的情形,然后像她道谢,让她知道她为这件事情这样反应,让我很感动,真的,她的反应,真的很不像那个骄气十足的小公主。

  我们说到一半,老婆大人也近来了,她走到小A跪下,低着头。小A撇过脸,我默默地起了身,摸了摸老婆大人跟小A的头,说:有你们两个,我真的很幸福。

  说完我就把空间留给他们。

  女人们花了一点时间和好后,两人哭花了脸出来,我给了他们各自一个拥抱,她们就要进房给老婆大人卸妆。我赶紧叫住,但我没说话,两个女人就明白我的意思,小A就笑笑着说:好好好~

  阿正回来后,我们四个一起在餐桌吃着火锅,唱着歌,然后小A跟阿正就说他们收拾,我们赶紧去做家事。

  我不得不说,这一炮质量肯定是近年内最高……除了吵后炮的BUFF外,视觉上还有老婆大人cos的刺激。讨论到今天老婆大人第一次体验被大家上下其手凌辱,她说那种羞耻感让她很兴奋,而且有点爱上那种感觉,问我以后能不能在一次,听得我是干她个晕头转向。说到跟某D的更详细的经过,我已经理智尽失,老婆大人讲到被某D进去一点点的桥段时,我也就受不了的中出了她。

  那天晚上我简直要经尽人亡了……真的是弄到天亮,所以原本要尽快跟你们分享,也就被我睡掉一整天。

  隔天起床看了讯息,某D打了一大串的道歉讯息,让我花了好多精力看,看完我只回了四个字:下不为例

  睡到昏天地暗,清醒后,看到老婆大人在我身旁依偎着熟睡,而猫咪也躺在她脚边跟她老妈一样的蜷曲姿势。

  我起了身拿了手机,传了简短的讯息给兄弟会群组:

  好了,你们大嫂疼爱你们给你们这样的福利,开心之后请谨守本分,你们之中有的人自制力强我不会担心,但请自制力差的自己注意一点,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,自己就看着办。

  放着手机我又回被窝抱老婆大人睡去。

  再次醒来,群组已经有一两百封讯息,有一半都在骂某D,另一半是某D跟大家道歉的内容,毕竟大家都怕一颗老鼠屎毁了一锅粥。

  好了,我这老婆我接下要把她看紧了,因为这件事阿正气到责怪起我这当大哥的,他跟小A的反应,真心让我觉得老婆大人这家伙不管不行了。

  【完】